发布时间:2020/04/08作者:admin

Science:有着百年历史的肺结核疫苗或许可以保护咱们免患新冠肺炎!

四个国家的研究人员将很快开始一项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非正统疗法的临床试验。他们将测试一种有百年历史的抗结核疫苗(TB,一种细菌性疾病)是否能在更广泛的范围内提高人类免疫系统的功能,使其能够更好地对抗2019年导致冠状病毒病的病毒,或许还能完全预防感染。这些研究将在医生和护士中进行,他们感染呼吸系统疾病的风险高于普通人群,以及在老年人中进行,因为如果他们被感染,他们患严重疾病的风险更高。


本周,荷兰的一个团队将启动第一轮测试。他们将在8家荷兰医院招募1000名医护人员,这些医护人员要么接受名为卡介苗(BCG)的疫苗,要么接受安慰剂。

卡介苗含有一种活性减弱的牛分枝杆菌,它是引起结核病的结核分枝杆菌的近亲。(这种疫苗是以法国微生物学家Albert Calmette和Camille Guerin的名字命名的,他们在20世纪初开发了这种疫苗。)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这种疫苗是在儿童一岁时接种的,既安全又便宜--但还远远不够完美:它平均只能预防儿童中约60%的结核病病例,各国之间存在很大差异。


疫苗通常会引起针对特定病原体的免疫反应,比如抗体可以结合和中和一种病毒,但不能抑制其他类型的病毒。但是,根据居住和工作在几内亚比绍的丹麦研究人员Peter Aaby和Christine Stabell Benn几十年来发表的临床和观察性研究,BCG还可能增强免疫系统抵抗结核杆菌以外的病原体的能力。他们得出结论,在接种疫苗后的第一年,疫苗可以预防30%的已知病原体感染,包括病毒感染。然而,在这一领域发表的研究报告因其方法而受到批评;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在2014年下令进行的一项评估得出结论,卡介苗似乎能降低儿童的总体死亡率,但对研究结果的信任度"非常低"。2016年的一份评估报告对卡介苗的潜在益处比较乐观,但表示需要进行随机试验。


从那以后,临床证据得到了加强,几个小组已经在卡介苗如何促进免疫系统的研究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Mihai Netea是拉德堡德大学医学中心的传染病专家。他发现,这种疫苗可能与教科书上有关免疫系统如何工作的知识背道而驰。


当病原体进入人体时,"先天"免疫系统中的白细胞首先攻击病原体;它们可以处理99%的感染。如果这些细胞失败了,它们会调用"适应性"免疫系统,T细胞和产生抗体的B细胞开始分裂,加入战斗。关键是某些T细胞或抗体对病原体有特异性;它们的存在被放大得最大。一旦病原体被消灭,这些病原体特异性细胞中的一小部分就会转化为记忆细胞,在下一次同样的病原体攻击时加速T细胞和B细胞的产生。疫苗就是以这种免疫机制为基础的。


由巨噬细胞、自然杀伤细胞和中性粒细胞等白细胞组成的先天免疫系统被认为没有这样的记忆。但是Netea的团队发现,卡介苗可以在人体皮肤中存活数月之久,它不仅能激发分枝杆菌特异性记忆B细胞和T细胞,而且还能长期刺激先天免疫细胞。Netea和他的同事称之为"训练免疫"。在2018年发表的一项随机安慰剂对照研究中,研究小组表明,接种卡介苗可预防实验性感染一种被用作疫苗的弱化型黄热病病毒。


Netea与雅典大学的Evangelos Giamarellos一起在希腊开展了一项研究,观察卡介苗是否能增强老年人对感染的整体抵抗力。他计划很快在荷兰开展一项类似的研究。Netea说,这项试验是在新的冠状病毒出现之前设计的,但这次大流行可能更清楚地揭示卡介苗的广泛影响。


在卫生保健工作者的研究中,Neeta与UMC乌得勒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和微生物学家Marc Bonten进行了合作。Bonten表示,工作人员的"参与的热情很高"。研究小组决定不使用实际的冠状病毒感染作为研究结果,而是用"计划外的旷工"。Bonten说:"咱们没有很大的预算,所以不可能在家里看望生病的专业人员。"他说,观察旷工的优势在于,卡介苗对流感和其他感染的任何有益影响都可能被捕捉到。


虽然这项研究是随机的,但参与者很可能知道他们是否接种了疫苗而不是安慰剂。卡介苗常常在注射部位产生脓疱,可能会持续数月,通常会造成疤痕。但是研究人员将对参与者接受疫苗还是安慰剂是不知情的。

图片来源:https://cn.bing.com


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一个研究小组正在对医护人员进行一项BCG的研究,使用完全相同的方法。埃克塞特大学的另一个研究小组也将对老年人进行类似的研究。上周,马克斯·普朗克感染生物学研究所的一个小组宣布,受Netea的工作启发,他们将对VPM1002进行类似的试验。VPM1002是一种卡介菌的基因改良版,目前还没有被批准用于治疗结核病。


多伦多大学的免疫学家埃Eleanor Fish说,这种疫苗可能不会完全消除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但可能会减弱它对个体的影响。Fish说如果她能弄到疫苗,她会自己接种,甚至怀疑从安慰剂组的试验对象身上保留疫苗的潜在益处是否合乎道德。
但是Netea说随机设计是关键的,"否则咱们永远不会知道这是否对人有益。这个团队可能在几个月内就会有答案。"(生物谷Bioon.com)